Saturday, December 10, 2011

誰看錯功夫?



     
  小時候三兄弟都不約而同的認為,成為ㄧ位武術高手比醫師或律師來的令我們更值得去追求與尊崇,當時我們壓根不覺的有比練功夫更好的生活方式。學習武術近30年的時間,見到功夫悠久的歷史背景下,產生出現今神祕且多元的表現方式 。



    
       我們三兄弟很小的時候就認為功夫就是要實戰實打,二十多年前種族歧視的社會依然嚴重衝刺著我們的生活,幼小心靈要防遇的不只是語言攻擊,還包括身體,所以學習武術不只是打為了好玩或興趣,我們是打為了我們的自尊,我們的命。我們喜歡練拳沈浸在武術的世界裡,看見自己日益強壯的身心靈,但我們實在不覺的真正的攻擊傷害別人是開心的事。終於我們一家人搬到一個不用每天搏鬥的環境,當然我們沒有就因此間斷,還是天天在練,還是一天比一天進步,還是每個禮拜找到不同門派(截拳道  忍術 合氣道  拳擊  泰國拳 巴西拳...等)的老師或是志同道合的人切磋切比劃與學習。

       之後我跟大哥都很幸運能找到ㄧ群真的喜好將武術實以用之的老師,接著十七歲在西岸的武術比賽拿到了冠軍,雖然冠軍這個頭銜是好的象徵,但我依然感到空虛,因為對予我來說打得比別人好,不表示我的程度在提高,反而是一種停滯。我開始思考起比賽的意義,是否贏得只是膚淺的歡呼聲,只是種驕傲的證明而已。習武十四的我,十八歲,我已經很難找到我心目中的老師,所以我開始自己成為老師,授課。我發現當我在教人的時候,其實自己才獲益良多,在這過程中我遇到一位台灣的朋友,他說:『要學更多的功夫,就必須學中文。』

      當我真正開始學習中文候後才發現,我對武術的歷史知識和了解還不透徹也不夠豐富。當時我們三兄弟都是已開始傳授他人武術一段時間。一天,二哥給我看一個影片,而其中一段是在解釋八卦掌,第一次看到它就決定有一天一定要找到最完整的八卦掌,在我學習中文三年後,學校剛好有機會能把我送去中國交換學生。中國浩大,要找到ㄧ位真正好的功夫老師其實不易,尋尋覓覓下,我還是找到八卦掌老師學習了半年時間,回到美國馬上想與兩個習武兄弟過幾招,讓他們見識我新學的功夫,出乎自己意料的,我被打的是落花流水。我開始意識到武功的理論與實際搏鬥的差別,但我繼續每天練我學過的拳法,只是希望能更進一步找到功夫的精髓。接著,這是我人生的轉捩點,台灣!



    兩年的時間,兩年尋找師父的時光,終於我遇到我的師父,柔身連環八卦掌掌門人吳國正先生。我想,師父兩字即是老師以及父親的意思,非常清楚描述了吳國正先生在我心中的重大意義,他帶我進入了真正屬於高手的武林世界,帶給我無限的關懷教誨,並帶領我探討文化歷史外,更別說八卦掌那八千八百三百年也練不完的動作了,我遇到對我人生中最需要保護傳承的珍寶,八卦掌。勤奮辛苦的跟師父練了五年的時間,不論颳風下雨或工不工作我都堅持每天練上三個小時,因為我不知道什麼時候,我又必須回美國。

    當我接受了如此淵博珍貴的武術精神洗滌下,我突然發現別人想要看到的功夫並不是真正的功夫,而是有如馬戲團只是快速飛躍彈跳,喊叫式的表演,在功夫以外的世界的人不是不屑一顧覺得沒有用,就是不了解什麼才是功夫,正因為如此,不幸的是真正的武術正在慢慢的消聲暱跡,所以,我現在在美國練武不是因為還像孩童時想要打某人亦或表演比賽,而是為了給人正確的教育,幫人找到屬於自己的力量。如今,我依舊一往如常,不論下多大的雪,下雨或是天氣多麼酷熱,我堅持天天練下去,為的是下ㄧ代不會遺忘我們,我不再浪費我的拳做很多只是“表面功夫”的事,我的掌是用來豐富別人,在功夫上指點迷津,還給功夫該存在的立足和地位價值,用我所有的精神告訴這世界,真正的功夫才是最精彩最值得一看的。




2 comments:

hermann said...

All written by yourself or did Taitai have a helping hand?
Whereas I can translate nearly all texts of different epochs with time and certain sources, I always found it rather hard to write in good Chinese, and never really bothered to do so, lol!
Congrats anyway!

Jason said...

Good post.